21日,人人網流傳一張照片,一位其貌不揚的老人坐在中國科學院大學的講臺前,低頭念著發言稿。這位蓄著鬍子、一身黑衣、黑布鞋、沒穿襪子的老人不是來做脫貧報告的,而是一名中科院院士,叫李小文。據《經濟觀察報》2009年報道,當時61周歲的他每天能喝一斤二鍋頭。(4月23日《京江晚報》)
  當其貌不揚、素衣布鞋、中科院院士這幾個關鍵詞彙集在一人身上時,不由得引人好奇:這究竟是怎樣一個人?從圖片中看,李小文院士做報告時翹著二郎腿,顯然一副不拘小節、怡然自得的大家風範。李小文院士的著裝和身份是民眾熱捧的原因,但我們又為什麼會被這位院士折服,並由衷的稱贊他為“掃地僧”?顯然,正因為當前學術界缺少類似李小文院士這樣具有真性情的學者,在一個渴望大師的時代,李小文院士無疑觸動了民眾心中對於真學者的由衷敬仰。李小文院士的走紅,昭示著學者本分的回歸和做學問應有的那份心態。
  學術界的浮躁之風由來已久,四處走穴、撈金的學者不在少數,而真正淡泊名利、平心靜氣做學問的人卻在不斷減少。當我們看多了電視上衣著華麗、講座場上侃侃而談的“學者”,便認為學者都是一副文質彬彬的樣子。而李小文院士無疑顛覆了我們對於學者的以往印象。民眾驚嘆於“還有這般仙風道骨的學者”時,學術界當前的沉淪卻不得不讓我們擔憂。當前很多所謂的學者都不大像學者,而更像是商人或者政客。學者的本分卻被丟的一干二凈,所做之事也都是在學術之外。學者本分的丟失,或許正是我們熱捧李小文院士的原因。從他身上,我們看到了一個真正的學者。
  不久前,中國傳媒大學特聘教授車洪才曾引起一陣熱議,這位36年前受命編纂“阿富汗語詞典”的學者,等到交稿時國家卻已忘記了這項任務。從車洪才教授身上,我們看到的是學者潛心治學的那番靜氣。而李小文院士也告訴了我們什麼才是學者的真性情。這位留學時不願考高分而只求通過、做課題時只求對得起課題的院士,看似志向不夠偉大,但反觀其科研成果便知,這種淡定、從容的心態其實正是做學問應有的心態。學術界的不良競爭導致抄襲、造假等醜聞層出,原因正在於沉不下心、急於求成績。而李小文院士的言行,正道出了做學問應有的心態。
  我們熱捧李小文院士,不僅僅是被那種淡然、從容的氣魄所折服,更看到了學者本分的回歸和學問心態的養成,這正是當前學術界所缺乏的。李小文院士的走紅給學術界帶來一股清新之風,回歸學者本分,回歸做學問的心態,讓學術界擺脫浮躁之風,這正是我們熱捧李小文院士的意義所在。
  文/王瑤  (原標題:我們為什麼熱捧“布鞋院士”�
創作者介紹

新電視

kg42kgmch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